2016-08-15

齐聚上海闪耀东方, 共享学术盛宴——杨祖菁院长出席“第二届东方妇产科学论坛”并进行病例讨论

2016年8月12日至14日,由上海市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上海市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上海市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上海市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上海市护理学会妇产科专委会共同举办的“第二届东方妇产科学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并圆满落下帷幕,本次论坛设置9大分论坛,重点讨论近年来国内外妇产科学基础和临床研究的最新进展,内容涵盖妇产科各个亚专科领域,汇聚众多中外专家学者。上海艾儿贝佳妇产科医院院长妇产科主任医师杨祖菁、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刘大庆等出席了论坛,和与会中外专家学者们一起切磋交流、探索碰撞。

本届论坛历时两年的蓄积与精心筹备,在全国妇产同道翘首期待中展开——论坛注册人数2882人、学术会议205场、专家学者382人、主持人151人,论文交流39篇。并设有精彩的手术视频交流和比赛,内容涵盖母胎医学、妇科肿瘤、妇科微创、妇科内分泌、泌尿妇科、妇产科感染、生殖医学、计划生育,妇产护理等领域,共分9大分论坛。现场交流中各妇产科专家严谨博学、专注认真又热情高涨,大家在分享中收获,在交流中提升。

6.jpg

第二届东方妇产科学论坛开幕式

4.jpg

各分论坛专家学者发表学术报告、进行学术交流

众多专家学者带来了深具行业影响力和国际前沿性的演讲及讨论内容,精彩纷呈,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上海艾儿贝佳妇产科医院杨祖菁院长应邀出席的“母胎医学”分论坛的现场撷萃:

 刘彩霞教授:

2.jpg

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刘彩霞教授带来了“胎儿医学的伦理困惑及可能对策”的精彩演讲,介绍了胎儿医学与伦理、胎儿医学伦理困惑及对策等方面的现状及进展,并指出胎儿医学伦理应遵循生物医学伦理原则。

杨祖菁教授

1.jpg

上海艾儿贝佳妇产科医院主任医师杨祖菁教授(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妇产科主任)现场进行了危重病例的讨论,主要针对HELLP综合征,子痫前期常见并发症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处理进行了阐述和对策的交流。

苟文丽教授:

5.jpg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苟文丽教授带来了“高龄孕妇子痫前期防治”的精彩演讲。介绍了在我国全面放开二胎,高龄孕妇大幅涌现的关键时刻,如何有效防治子痫前期的发生。

3.jpg

“母胎医学”分论坛现场

还有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应豪教授、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顾蔚蓉教授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陈焱教授分别就“双绒毛膜双胎、早产”、“双绒毛膜双胎,早发型重度子痫前期”病例围绕“双胎早产预防”、“重度子痫前期的分娩时机、双绒双胎生长不一致及分娩方式”、“硫酸镁的应用”等主题做了精彩的讨论和探索。

妇产科作为既古老又现代的学科,在历史的长河中、在技术的进步中,发挥着越来越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当今新时期,随着社会政策的发展、世界妇产行业尖端技术的发展、在医学和自然之间,又对妇产科学带来了怎样的困难和挑战?我们对杨祖菁院长进行了简短的采访。

  您知道当前随着社会政策的发展,比如说二胎的开放,高龄产妇的增加等,这些情况势必也影响到临床实际的问题。您觉得会给现在的妇产科带来了怎样的困难和挑战?

 杨祖菁:近期二胎的问题,主要聚焦在高龄产妇、疤痕子宫。长期的独生子女政策,使二胎政策开放后集聚了许多高龄女性生育二胎的愿望,有的已45、46岁了,她们希望能抓住最后分娩的尾巴,有很多并发症,常发生流产、早产、子痫前期和妊娠期糖尿病等。

由于以前都是单胎、一胎的政策,那个时候大多数产妇,如果怕痛,就会选择剖宫产,这样的女性生二胎的话,会面临疤痕子宫的问题,一方面产妇的年龄比较大,另外一方面又是疤痕子宫,这就会引发的一个新的问题,在医学上称为凶险性前置胎盘,就是胎盘位于子宫下段,甚至覆盖了子宫颈口(正常情况下,胎盘应在子宫前壁、后壁、侧壁),而且胎盘长在了剖腹产的疤痕部位(即胎盘植入疤痕)。这种“凑巧”便演绎成了产科较为危险的一种状况——凶险性前置胎盘,对产妇威胁相当大,再次进行剖腹产时要把胎盘从子宫里剥离出来,产后很容易出现大出血,危及生命时需要切除子宫。

另外高龄产妇还有一种情况出现,不仅唐氏儿发生概率增加,其他方面胎儿畸形也有增加,所以高龄产妇按照我们国家的要求,一定要进行产前诊断,那讲到产前诊断大家可能会理解成只要去看一下就是产前检查,其实这个产前检查是一个专业性的名词,是指在出生前对胚胎或胎儿的发育状态、是否患有疾病等方面进行检测诊断。对于可以治疗性疾病,选择适当时机进行宫内、出生后治疗;对于不可治疗性疾病,做到知情选择。因此狭义的产前诊断,仅针对胎儿染色体数目或结构异常的疾病,在妊娠期通过有创性诊断方法(绒毛取材术、羊膜腔穿刺术和经皮脐血管穿刺)获取胎儿来源细胞,进行染色体核型检测,排除胎儿21三体、18三体、13三体综合征。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无创DNA筛查。

所以对高龄女性来讲,在备孕期我们希望她们能做一个孕前检查,对一些自己本身存在但自己并不知道的问题,有一个了解,看看自己是否适合选择生育,是不是适合怀孕。

那您刚才主要是从产前诊断的角度讲孕产妇面临的问题,那有什么能够预防的方法?

杨祖菁:在预防方面,目前最行之有效的并且得到科学公认的,就是叶酸及多种维生素能够预防一些胎儿的神经管缺陷和其他的一些疾病。这是唯一能作为预防的,所以往往对于一些疾病,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早期诊断。早期诊断,就是要通过筛查,对于高龄产妇,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让她们做羊水穿刺,但是大多数人害怕做这个检查对导致胎儿丢失,因为本身一些孕妇就会有流产的现象,那进行羊水穿刺就更易导致流产。所以选择无创DNA筛查也是另外一种手段。

妇产科学一方面要循证依据即先进性,还要依托个人经验,也要包括全世界目前最新研究进展,您在这里能跟我们分享一下目前国际上先进妇产医学的趋势和愿景?

杨祖菁:第一、作为产科来说,产科是最古老的学科,现在虽然手术技在不断发展,但是还是要回到最原初的点,还是要提倡绿色的自然分娩,这个是大的趋势。但是所有的人都是怕痛的,包括国内包括国外,当然国外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一些宗教信仰方面的问题,我们认为自然分娩肯定是最好的,但是无痛分娩可以解决一些分娩的痛苦,所以这也是必须具有的一个方向。

第二,是对危重疾病的救治,就是要提高降低孕产妇的死亡率的有效措施。表明一个国家卫生水平的高和低,就是看三个指标,一个就是孕产妇死亡率,一个是婴儿死亡率,第三个是平均寿命,前两个都是和我们产科相关的。目前我们中国已达到WHO的要求,就是到2015年孕产妇的死亡率要降低百分之75,这个我们已经达到了。另外是要降低围产儿的死亡率,围产儿死亡率国内前三位的原因为缺血缺氧、早产和畸形。但是在医疗发达的上海,前三位的原因为早产、畸形和缺血缺氧,我们要针对当前的疾病谱,做好预防和治疗,用切实有效的措施降低两个死亡率。包括我们中国,包括全世界,都是为治疗这些疾病努力。

近年来,我国妇产科医学发展迅速,在临床诊疗水平、妇女保健服务质量、助产服务普及性和服务质量等方面有了长足发展和进步,但地区之间、医院之间的发展很不平衡,这就更需要妇产科医学工作者保持开放前进的态度来面对这些事情,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妇产科学全面发展任重而道远!

上一篇:“孕产期保健宣教社区行”公益活动工作布置会暨首次社区妇保医生业务培训会

下一篇:由新华医院主办、艾儿贝佳妇产科医院杨祖菁院长主持胎儿医学进展学习班在沪举办